社交新宠“剧本杀”:一年开出一万家门店 单个剧本盈利50万

时间:2020-09-29 06:14:21来源:养虎为患网 作者:长寿区
  来源:新域实验室

  文丨陈玉琪 编辑丨黄玉璐 校对丨彭玉凤

  有一种“人生如戏”,叫做23年前电影《甲方乙方》里的“好梦一日游”,真成了吸引一众青年烧钱体验、一年开出万家门店的实在生意。

  1997年,电影《甲方乙方》讲述了4个自由职业者开办“好梦一日游”业务,通过创造场景、编织情节、真人演绎,帮助消费者实现一天好梦成真的幻想。

  不同的是,今天的“好梦一日游”有了新名字——剧本杀。

  剧本杀的原型“谋杀之谜”(Mistery of Murder)起源于英国,是真人扮演游戏的一种。玩家分饰剧本中的不同角色,通常,一名玩家在其他玩家不知道的情况下扮演凶手,玩家通过多轮搜证、讨论、推理,投凶破案,并给出动机和作案手法,最后公布真相。

  游戏环节可以大致分为角色选择、研读剧本、搜查线索(2~3轮)、集中讨论、票选凶手、复盘真相6个。

  “戏精”们不仅能在剧本里演绎另一段人生,还满足了社交需求,同时形成环环相扣的崭新产业链条。

  “社交新宠”剧本杀:过足戏瘾,快乐但不虚度

  穿上一套丫鬟装扮的服装,小梁从一个普通的研究生,变成了剧本杀游戏《安生》里的厨娘江彩霞。

  游戏开始后,主持人先向大家介绍了故事背景,故事发生在川滇黔交界处一个小村庄的大宅子里,一天,二小姐带回来了一个年轻男子,没想到,这个年轻男子竟离奇死亡。6个人扮演着剧本中家仆、小姐、厨娘、女主人之类的角色,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杀案的凶手。

  接着,主持人轮流将小梁和其他5名玩家叫到另一个房间,把线索、物证分别交给他们,他们可以在接下来的讨论环节选择讲述、隐瞒甚至欺骗,最终投票选出真凶,复盘真相。

  这就是剧本杀的大致游戏过程。

剧本杀《安生》故事梗概剧本杀《安生》故事梗概

  从事体育行业宣传工作的资深玩家顾森淼从去年夏天“入坑”线下剧本杀,还和朋友一起开了一个剧本测评公众号。他平均一周能玩3个剧本,这也给他带来了一笔不菲的开支。

  在大众点评上搜索“剧本杀”可以发现,剧本杀的单次体验价格从98元到218元不等,实景推理价格在250元/人次以上,最贵的甚至超过800元。

  2018年,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让很多人第一次了解到剧本杀。剧本杀的主要参与场景有线上游戏应用和线下门店两种。以“我是谜”“百变大侦探”为代表的线上游戏应用主打付费剧本,陌生人玩家可以随时随地组局,今年春节,“我是谜”还因流量爆发而一度系统崩溃,不得不连夜增设5台服务器应急。

  线下门店则主打沉浸式体验,提供诸如古风、民国、和风等与剧本匹配的装修和服装,使玩家更容易进入角色,沉浸在推理游戏之中。一局游戏通常由4~8位玩家组成,单局游戏时长少则4小时,多则7小时。

玩家在进行实景剧本杀游戏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玩家在进行实景剧本杀游戏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  在大众点评搜索“剧本杀”,北京相关门店数量超过300家。36氪此前报道,业内人士抓取的美团点评数据发现,截至2019年12月,全国的剧本杀店已经由1月的2400家飙升到12000家,一年之间开出一万家门店。

  故事与社交,是剧本杀最吸引玩家的地方。

  剧本杀的可玩性就在于故事的不完整性。每个玩家都是以第一人称视角进入游戏,由于叙事视角限制,玩家从剧本中获取的信息有限,真实线索与迷惑性线索互相交织。玩家在互相分享信息、偶尔隐瞒欺骗的过程中,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。

 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,故事性、逻辑性是一个优秀剧本的必备元素。除此之外,互动性也不可或缺。

  顾森淼偏爱能带来深思和感悟的硬核推理本。所谓硬核推理,是指主打逻辑烧脑,在杀人手法、杀人动机上下功夫,以解开复杂的犯罪技巧和搜寻犯人为中心,完全围绕推理展开的故事。

  除了硬核推理,剧本杀的题材还有情感沉浸本、故事还原本、机制阵营本等。沉浸本主打情感动人,还原本着重还原故事真相,机制阵营本讲究团队合作,队伍胜利才算获得最终胜利。

  除此之外,“线下剧本杀是一个社交属性特别强的游戏,所以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应该增加玩家之间的互动性,让玩家在游戏结束之后成为朋友。”剧本《刀鞘》的作者老玉米说。

  “一桌人坐在那儿,谁也不认识谁,但自从你拿到了剧本,你是剧本里的人,你就跟你身边周围的人有了关系,不再是陌生人了。”顾森淼说。

玩家在进行剧本杀游戏  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玩家在进行剧本杀游戏   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  单个剧本盈利50万元,门店恢复至年前水平

  真人实演,让参与者“过把戏瘾”,也让产业链条上的多环角色收获丰厚盈利。

  作者、发行、店家,构成了剧本杀市场的主要产业链。作者创作剧本,发行方类似于出版社,以买断或分成的方式购买剧本,在包装、印刷、配备道具后将其卖给店家,店家向玩家收取门票费用,同时提供餐饮等配套服务。

  业内将剧本分为盒装剧本、城市限定本与城市独家本三种。盒装本指不限量销售的剧本,售价约500元/盒,是最便宜、最容易购买的剧本;城市限定本指一个城市只有三家剧本杀门店能获得授权,售价1000~2000元不等;城市独家本指一个城市仅有一家门店获得授权,售价2000~10000元不等。

各类大热剧本各类大热剧本

  近期热门剧本《刀鞘》的作者老玉米原本是一名旅行体验师、演员。在玩过将近200个剧本之后,他开始尝试创作自己的故事。

  从构思到发行,《刀鞘》前后用了三个半月,经历了8场玩家测试,人均剧本1万字,最后以城市限定本的形式,向120多个国内外城市、350多个店家授权发行,售价1888元,除去成本,盈利可达50万元。

  据另一位作者天府小玫瑰介绍,发行方与作者的合作方式主要有买断与分成两种。买断,是指一次性付清版权费用,根据作品质量,价格从5000元到20万元不等;分成,即发行商在刨去成本后,付给作者一定比例的利润分红,目前优质作品的分成方式是四六分(作者四成、发行六成),城市限定本和独家本如果质量够高可以做到五五分成。

  在疫情之前,店家和发行的交易主要在线下展会完成,发行们会把新剧本拿到现场让店家测试、体验。然而,展会地点遍布全国各地,测试一个剧本就要用上3~5个小时,费时又费脑。

近期举办的本缘长安·西安剧本嘉年华  (图片来源:推理大师Club微信公众号)近期举办的本缘长安·西安剧本嘉年华   (图片来源:推理大师Club微信公众号)

  为了提升行业上下游的运转效率,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,行业出现了例如小黑探一类的线上的内容分发和交易平台。

  小黑探CEO王欢岳提出了“面游”的概念,即面对面游戏,不仅包括三国杀、狼人杀、剧本杀等桌游,沉浸式剧场体验、密室逃脱、实景游戏等线下游戏也包含在内。目前,小黑探的在售剧本接近2500个,覆盖剧本门店数量约13000家。然而,由于无法在线上进行测试,店家始终担心“踩雷”。

  疫情冲击不小,但剧本杀门店都在积极自救,主动将一些剧本转为线上,降低单价。“效果会有一些不同,但也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差。”玩家顾森淼说。

  王欢岳说:“根据我们的数据分析,在5月份的时候,全国剧本杀门店已经基本恢复到年前的水平了。”

  沈阳一家剧本杀门店的工作人员若凡介绍,现在两家分店每天可以开20场游戏,一天下来可以接待上百位客人。

  精细化运作、打造“剧本杀+”成未来方向

  “经历疫情,我们能够明显感觉到上下游的从业者都开始思考如何精细化运作了。”王欢岳说。这种精细化运作不仅体现在对剧本的精挑细选上,还体现在不断提高的DM质量上。

  DM是行业对主持人的代称,全称“Dungeon Master”(地下城城主),也就是游戏的组织者,出自桌上角色扮演游戏的鼻祖《Dungeons & Dragons》(龙与地下城)。

  DM的质量影响着一家剧本杀门店的口碑,一个好的DM决定了玩家大半的游戏体验。

  若凡是沈阳一家剧本杀门店的DM,已经带了超过300场剧本杀,忙的时候一天要开五六车。

  在她看来,剧本杀的DM不只是简单的主持人,DM也是剧中人,一个好的DM要在串起整个故事、提示玩家线索的同时,用表演感染玩家,“将客人带到剧本中的世界,保证顾客的游戏体验,对于情感本、恐怖本或者大世界观写得特别好的作品来说效果最为明显”。

  除了DM,若凡还是一名CV(配音演员)。“很多时候我认为剧本发行提供的音频不够震撼,我往往会选择不放语音,而是自己将内容演绎一遍。”

  如何让剧本杀进一步“破圈”,是行业面临的一大难题。

  王欢岳指出,与影视、旅游等其他文娱行业结合,或许是剧本杀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。与成熟的文学IP进行合作,利用已有IP来吸引更多玩家,是目前行业已经在做的事,《步步惊心》《琅琊榜2》等剧集都授权小黑探开发了相关“剧本杀”剧本。

  此外,“剧本杀+旅游”也是方向之一,成都青城山、长沙、北京等地都出现了与景区、山庄等旅游场景结合的“两天一夜”剧本杀项目,四川青城山的探案游戏团购价为888元。

位于四川青城山的“两天一夜”实景探案游戏  (图片来源:网页截图)位于四川青城山的“两天一夜”实景探案游戏   (图片来源:网页截图)

  正如圈内玩家常常挂在嘴边的:“剧本即人生,请你换个人生,重活一次。”大侠梦也好,侦探迷也罢,剧本杀的魅力就在于,它用源源不断的好故事,给玩家不一样的新奇体验。

相关内容